彩票兼职

2016“生命化教育大问题教学”课题研究交流会之思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04-08  浏览次数:(4215)


     三月初,我有幸做为课例研究课程化工坊的代表,应邀参加由生命化教育”大问题“教学课题组、河南大学生命教育中心主办的、深圳市玉龙学校承办的生命教育大问题教学课题研究交流会,这次会议的主题为:大问题教学与生命化教育,为了课堂变革,来自全国16个省市的230多位老师参与本次研讨交流。

会议内容精彩纷呈,每一场报告都是一场丰盛的思想大餐。我本应回来后及时的与工作坊的小伙伴们分享我的学习心得,因承担上一节区级评选公开课,主题与大清留美幼童相关。我找来了容闳的《西学东渐记》,这本书前五章缕述作者赴美国前的早期教育,及到美国后的继续学习之旅:

                                   

     作者先是在马萨诸塞州芒森城的芒森学校,后来就读耶鲁大学。第六章为作者出国八年后重返中国开始,“一向被当作西方文明表征的西方教育,如果不能使一个东方人变化其内在的气质,使他在面对感情和举止截然不同的人时,觉得自己倒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似的,是不是有点奇怪?”作者的情况正好如此。然而,作者的爱国精神和对同胞的热爱都不曾衰减,相反由于同情心而更加强了。因此,接下去的几章专门用来阐述作者回国后苦心孤诣地完成派遣留学生的计划,这是作者对中国的永恒热爱的表现,也是作者认为复兴中国的最为切实可行的办法。这也正是我潜心钻研的内容,看到幼童生活在国外的不易而揪心,看到幼童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而欣喜,看到幼童面临被撤回归国而痛心.......上完公开课以后,我依然沉浸在那段历史中。

而恰恰是因为这次公开课,使得我这篇游学心得耽误了半个月。现在,浏览照片,回听录音,重温之前三天的游学历程,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不知身在何处,似乎有些恍惚,某些地方似乎有历史的重现。伴随西方列强的入侵,国人学习西学;伴随着多元文化的冲击,教育积极求变。幼童走出国门,感受西方的文明;教师走出校园,体验思维的碰撞;不变的是清政府封建专制,不变的是高考招生制度。


     人类进入21世纪,中国教育的发展和教育暴露的问题面临挑战,人们对教育的希望和失望一样强烈。很多人对中国的教育有不满,同时也有很多人对教育的未来在思索,在寻找方向。中国的学校教育似乎已经身陷工业时代的弊端而无法自拔,模式化的工厂培养出来的是服从命令、擅长做题的学习型机器:一切听从安排,当有一天独立于自己的世界,一切都是错乱的……接连出现的杀师事件或跳楼事件等社会现象,让一些致力于教育的有识之士思索,当前的教育是否走进了一个误区?我们培养的应当是什么样的人?我们的教育该走向何方?

     这次活动的承办方——玉龙学校的设计者也有同样的疑惑,但,他们的实践有着不一样的定位:做中学,学中做。让学生自己动手,在实践中观察和思考,以悟得新知;同时将习得的知识与具体的生活实践相联系,学以致用,活学活用。“做中学,学中做”的精髓在于把间接的经验和知识还原为活的、有实用价值的知识。这个还原的过程,需要教师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和始终思考的心灵。敏锐的眼睛,让你去观察世界里的现象是什么样子的;始终思考的心灵,则让你不断去发现现象背后隐藏的规律。这可能是这所学校最为独特的地方和特色,这是值得追随的当前教育变革的潮流。


     教育的改革,不仅仅是改变学校的课程表,而且发生在人的大脑之中。为期三天的培训,是一次思想上的洗礼,理念上的革新,更是对我心灵的震撼。当前的学校教育出现了生活与知识的割裂现象,等孩子未来进入社会,随之而来会碰到各种问题,需要用他们所学的知识去解决,而实际生活所出现的种种问题让我们很失望。为此我们需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在现有的条件下进行大胆的探索,比如课堂教学中关注学生,关注课程与生活相联等。三天的学习经历,我看到了周围有很多的同伴与同行者,他们都在为中国的未来做一些尝试和改变。    



  第一,关注学生的学习方式。这里有很多的学校在尝试学习方式的改变,比如“小先生”制度,比如“同伴互助”制度(和我校一直在尝试的小组合作制度相似)。我称之为学习方式的改变,出发点是通过改变学习方式,让学生主动加入课堂,成为课堂的主体,这是上海二期课改中所强调的“以学定教”。转变了课堂的学习方式,课堂中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交流,学生与教师的交流方式等都在悄然发生转变。更为重要的是课堂不再是既定的、预设的课堂,在学生的合作交流或者谈论中,有很多随机、生成性的问题,则需要教师在备课之前对所教班级学生的学情有较为充分的了解,更需要教师对教材有更为深入的认知。  

 第二,改变课堂教学方式。在这里有很多学校的有益探索:如“基于问题自主”的学习,“问题教学”导学单策略,前置性学习研究,“基于核心问题的课堂教学”等等。总体上说,都是追求以学生在课堂上的自主、合作、探究为主,教师更多地成为学习情境的创设者、组织者和学生学习活动的参与者、促进者。如第二天的上午,黄爱华老师给我们展示了一节“基于问题”的数学课,这节课对成人来说很简单,就是“24小时”,再明白不过的一个知识点,但对于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来说,还是非常困难的。为了让学生更好地理解,黄老师特地制作了一个微视频,先帮助学生形成大致的影响。接着,为了活跃课堂气氛,和孩子互动,自称为“华哥”,并出示一个微视频,以新闻联播“19:00”的时间点为导入,出示了本课要探讨的2个问题——“什么是24小时制?为什么用24小时制?”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天真可爱,想法独特,课上涌现了很多一般老师难以应付的问题。这样的公开教学估计也只有华哥这样经过千锤百炼的干将,才有勇气这样上课。

课上最后的练习环节,对于华哥的提问学生勇于举手,也提出自己的问题让华哥来回答,还出现了本课最难的一个问题——“24:10”。华哥说解决不了,求助同学们,有几个小朋友大声说:“不就是晚上12点以后吗?”华哥立即回答:“那是什么时间?怎么说才准确?不如求助于时间轴。”在时间轴的指引下,华哥直接引导:“你看24点以后应该是0点,更准确的表达应该为00:10。”从这一环节来看,这个“24:10”的问题是现场生成的,但对于这样的生成性问题,教师在备课的环节应该已有大概的准备,学生会在什么地方出现什么样的错误,所以应对起来可以说是胸有成竹。

至于课堂教学方式,黄老师在小朋友回答问题时,都是弯曲着身体,侧身来倾听小朋友的讲述,充分体现了华哥的教学理念——“尊重学生,以学生为中心”。从课堂气氛看,孩子们非常活跃,渴望希望“华哥”来到自己的身边,力求得到老师的注视与赞扬。当然,世界没有最完美的课堂,即便是特级教师。在这节课的最后环节,为了让课堂还原生活,教师以“24小时最易于做什么”来结束,这个问题对于二年级的孩子们似乎太高深了,以至于后排有几位孩子在后两个环节中有些游离。这应该是正常的事,孩子那样小,要他们在课堂专注40分钟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事。这就需要教师在课中间安排一些调解性的活动,来刺激他们的注意力。

可见,课堂教学中教师由原来的权威转为指导者和参与者,学生成为课堂教学的主体,教师在课堂中如何引导、如何调控?应该成为之后教学改革中迫切需要研究的一个话题。

第三,学校的顶层设计也是核心的环节。如果说是改革中课堂教学是核心环节,经历这次游学后,我觉得应该再加上一套学校的顶层设计。这一点尤为重要,生命化教育理念下的学校人文建设也是关键要素。这次研修活动所在的基地学校——玉龙学校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可以说学校的核心理念无处不在,处处体现“人性”。无论从学生还是从教师身上,都让你有一种“到家”的感觉,温馨、舒服。正如文质先生所说:这个大礼堂的讲台是我觉得最好的一个讲台,在这个讲台上讲话,没有一种距离感、权威感,更多是一种亲近、交流感——“以人为本”,无论是演讲者还是听众,在这间礼堂下会有同样的享受——温馨,舒服。在一个以人为本的校园下,让每个人都能得到尊重、信任和激励,经过长期的渲染和熏陶,师生的活力被激发,潜能得到发展;教师富有特色、学生富有特长,挖掘隐性课程,积淀文化底蕴,不言而喻,这也将成为学校发展创新的核心竞争力。

教育需要变革,成长需要等待;教师成长需要“开眼”(看世界),学校的发展需要人文(课堂)。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自身不足,看到的是学校教育的缺陷,然后是静静地深陷泥潭,不愿尝试。可见,有了理念支撑,更需有实际行动的改变,我很庆幸自己来到这里,在我们的团队中,有着这样一群为教育改革而探索的人,也感谢我能被这样一群人所带领向前前行,努力让我们的课堂越来越焕发生命力,让我们的校园越来越凸显人性。